金螳螂发家被曝始于季建业 董事朱兴良套现15亿

2013-10-26 09:38:42 来源:经济观察报 http://www.jiutoo.com

仇子明

螳螂可以捕蝉,也可以噤若寒蝉。无论是江苏首富朱兴良于7月22日被济南检察院带走,还是南京市长季建业于10月16日落马,对于金螳螂(002081)这家年净利超11亿元的装饰业上市公司而言,都表现得“噤若寒蝉”。

这家公司,无论是受访高管,还是证券部的股民热线,对外的说辞都保持了一致:朱兴良只是董事,不参与具体业务。同时,金螳螂对反复询问的机构投资者称,朱兴良被查是其个人问题,与公司无关,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事实上,朱兴良和金螳螂的发家都始于季建业,可谓是“螳螂捕钱,吉娃娃在后”。季建业因在古城南京大拆大建,将偌大的南京城挖得千沟万壑,而被市民取绰号为“季挖挖”,后又被引申为一种动物的名字——“吉娃娃”。

尽管金螳螂上市后已被朱兴良改造为一家由专业团队负责运营的公司,但朱兴良、季建业的先后“出事”,对这家股价8年翻了30倍的上市公司而言,未来运营是否会受影响仍未可知。在暂不可知的情形下,机构投资者率先选择用脚投票,10月17日,季建业“出事”的第二天,金螳螂盘中探底19.76元,创股价(复权价)新低。

朱兴良“出事”

春江水暖鸭先知,南京秋来“朱”先闻。10月16日,南京前市长季建业被中纪委从南京带走,“南京换季”从传闻变为事实,但对于江苏首富朱兴良而言,或许他 “知秋”的时间要更早一些。

“早在今年5月,季建业开始被中央巡视组调查时,朱兴良对季建业或将出事便心中有数了。”一位金螳螂核心元老对本报说。

早在今年7月,金螳螂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先一步被异地检查机关带走“协助调查”。在“被带走”前的半个月,朱兴良再次减持了自家股票,完成套现。今年以来,金螳螂第一大股东苏州金螳螂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二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的减持力度与频率更越发明显。据本报粗略统计,朱兴良自今年伊始,累计套现金额逾15亿元。

7月底,苏州市一名退休老领导,在网上看到一些境外媒体对季建业的“不利”报道后,曾去问季建业是否有问题,季建业说自己没有问题,“就是苦了这帮兄弟,一个一个被叫去问。”

“这帮兄弟”中,便包括朱兴良。7月26日,金螳螂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先生因个人原因正配合检查机关协助调查,至今仍未被解除“监视居住”的状态。

2006年,金螳螂登陆深市中小板,成为国内装饰业第一股。上市8年来,金螳螂的股价表现犹如一匹黑马,公司复权价接近300元,8年翻了30倍。至2012年,金螳螂年净利达11.11亿元,近三年的净利增幅分别为93.7%、88.5%、51.7%,最新的金螳螂2013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98亿元,同比增长4.98%。

总市值逼近300亿元的金螳螂,在上市8年后已成为苏州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在A股的江苏板块中,也位于前十之列。故此,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兴良也在今年以189亿元的身家成为江苏新首富。

朱兴良“出事”后,金螳螂在股价层面,已经开始各种“维稳公关”。7月22日,朱兴良被带走消息传出,金螳螂在当日下午一度跌停,公司为避免股价持续下跌,立即申请停牌。收盘后,公司召开机构投资者电话会议,在会议中再三强调:朱兴良被查,是个人原因,与公司无关,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8月14日,金螳螂发布公告,称“基于对公司发展的信心”,现任公司的全体董监高,在一年内不减持。

7月份至今,金螳螂四次发布公司及子公司中标公告,合计中标金额为54.63亿元(占2012年营业收入的39.18%),以此暗示未来“钱”途光明。而在2012年之前,金螳螂无论是上市公司公告,还是官方网站,均不曾专门公开披露中标信息。

此外,金螳螂获得业内评奖的信息也藉由公告,当做了“广告”来发布。

 

 

支持 反对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