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投资的成就感

2012-02-04 15:34:08 来源:《赢周刊》 http://www.jiutoo.com

在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看来,投资与技术是与他不断追寻新鲜事物的性格相符的事情,成就感的偏好则似乎注定了他在投资领域的发力。投资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工作,但丁健认为创办亚信以及担任上市公司CEO的经历,让他具备了投资人所必须具备的能力。

关键是判断投资对象的缺陷

问:据了解,金沙江创投的投资领域主要是互联网、无线和新媒体,对这几个领域的选择是不是与您之前在亚信的经历有关?

丁健:对。金沙江是为数不多的专注做早期投资的一个基金,而做早期投资不仅要对投资、金融的知识更熟悉,而且要对所投资的行业非常了解,对该行业所涉及的技术也需要有很深入的了解。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我们会自然而然选择这三个领域进行投资。

问:在选择投资对象时,金沙江或者说您是否有具体的标准?

丁健:在选择投资对象时,企业最核心因素我们都要看,比如团队、商业模式、行业前景等,但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企业其优点和缺点并不一样,这时候我们就要去判断它的缺陷:第一,是不是可以弥补?第二,它对公司的影响,会不会是致命的问题?第三,它所带来的坏处与优势是否能互相抵消?咱们叫“一俊遮百丑”。如果一家企业在某一方面非常有优势,其他许多方面则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不至于对其产生致命影响,对此我们就应该给予这家企业一定的时间,让它慢慢调整。企业不可能尽善尽美,而我们所投资的早期公司更是这样,不可能完美,甚至往往有95%以上存在重大缺陷。

这种对缺陷的判断,需要很强的专业能力。曾经,我们投了一家广告公司,当时有人怀疑这个决定,认为这家公司的团队成员都是做技术出身,没有一个做过广告,但我们当时的判断是,它的技术优势使得它在这个领域并不需要多强的广告销售力,凭借技术优势它就可以占据优势位置。当然,运气好的是后来他们也招了一个非常强的广告团队,两者加起来保证了这家公司出乎意料地快速发展。这对判断力的要求很高,如果对这个行业与这家公司的运作机制没有深入的了解,做出这种判断会非常困难。

问:前段时间,我们与亚商集团的陈琦伟先生也有过一次交流。据他介绍,亚商也在做投资,而他们投资的重点不仅仅是给予投资对象资金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培养所投资企业的治理架构,减少它们的风险。从这个层面来看,亚商集团还起到了风险管控的作用。那对所投资的企业而言,金沙江所提供的帮助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丁健:我们所提供的帮助也是多方面的,治理结构是一个比较基本的方面。一旦进入所投资的企业,专业投资人首先会对它的治理结构提出要求,比如要求治理国际化,能够在管理上采用比较先进的、高效率的管理结构,从而帮助它们少走弯路,这是做早期投资的公司最基本的一项工作。除此之外,我们在许多方面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比如公共关系、政府关系、媒体关系、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管理等等。

我们这个基金团队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主要合伙人都曾经自己创过业,知道创业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所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最需要哪些东西,同时我也曾担任上市公司的CEO,对正规化管理、早期公司应该是什么样子、怎样从早期公司过渡到一个上市公司、这个过程中会遇到什么问题、创业期间的专注和成长期的痛苦是什么等等,都有清晰的认识与切身的体会,所以某一问题在别人看来可能是致命的困难,但在我们看来,可能就不那么棘手。

问:也就是说,金沙江的介入能弥补它们的不足?

丁健:对,我们在上面所说的几乎每个层面都做过,所以至少我们知道怎么弥补,我们给创业者许多建议,甚至帮他找一些人,如果企业财务架构不够好,我们就给它推荐一个CFO;如果营销方面存在缺陷,我们就会给它推荐营销人才。

要有对契约精神的尊重

问: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投资对象在某些方面可能需要改进,但对此投资对象可能并不认可。对于这样的情况,在确定投资关系之前金沙江是否会与投资对象之间约定,要求投资对象在哪些方面按照自己的建议进行改进?

丁健: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是许多不擅长做早期投资的人经常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你所说的,经常会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投资对象,觉得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对方不如自己专业等等。这种做法,我认为并不正确。当然,对于一些特别重要的问题,比如涉及到结构、财务等方面,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我们就必须明确我们有否决权,也就是说凡与此相关的问题都必须经由我们同意,否则不能实施。但总体上,我们很少提出要求对方必须做出某些更改的条款,既使我们控制了这个公司的董事会,我们也不要求管理层,而只是说服管理层做某些事情。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投资人的心态一定要正确。这个公司的运营者是管理团队,他们是king,我们最多只能算是king—maker,我们一定要尊重企业家与创业者,因为他们才是公司的真正希望。那么,我们怎样帮助他们将这个国王做好呢?因为他们可能只是技术人员,没有任何管理经验。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做的是帮助他们加强决策能力。对此,我经常做一个比喻,创业公司的成长就像小孩学走路,我们不能替他走路,即使有时候看到他要摔跤,也只能让他摔,只要这不致命,比如从高高的椅子上跌下来。我们只能告诉他,用这种姿势走路会摔跤,但是他听明白没有我们难以掌控,有时候听懂了与自己做出来是两个概念。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有耐心,让他在摔倒与爬起之中学习与成长。而且,我不认为管理公司是一件多难的事,你看周围的企业家很多都是小学毕业,但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所以,并不是博士才能当好企业家。

问:企业管理中实践也很重要,理论知识的学习与掌握并不是唯一因素。

丁健:对。我记得,十年前与马云一起参加一个电视采访,许多投资人问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他说,阿里巴巴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失败,我只要从失败中学到东西,下一次不再失败,那我失败得越早学习得到的可能也就越快。某种程度来讲,他的这种说法也是对的。我希望当我们作为风投加入之后,创业者的失败能够尽量减少,但这又是不可避免的。 企业管理中很多事都是“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问:刚才您提到了投资者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所投资企业的心态可能也需要调整。为什么这么说呢?上次与亚商集团陈总交流时,他讲了一些投资案例,其中有一个失败案例。情况是这样的,亚商投资的一家公司计划上市,但这家公司的管理团队觉得公司现有成就主要来自经营团队的努力,亚商并未作出太大贡献,而公司一旦上市,按照最初的协议亚商要分走40%的利润,这并不公平。在这样的考虑下,这家公司的管理团队开始做出各种行为以阻碍上市,结果公司没能成功上市,亚商也退了出来。

丁健:这在国内会见到,但一般来讲,发生在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同类案例不是特别多,你刚才讲的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真正与其性质一样的事件更多地发生在创业者与管理团队其他人之间。问题往往出现在什么地方?理念。比如创业团队中的成员经常会说,反正我们几个是好兄弟,什么事情都好办;员工会说,老板对我很好,不会亏待我。而老板也会这么说,绝不会亏待你。但这里,两个“不会亏待”的含义可能并不一样,员工觉得分给他公司的30%叫不亏待,老板则可能觉得给3%就是不亏待。所以,投资的时候,我们要求团队一定要有对契约精神的基本尊重。如果我们要进入,这些问题就必须讲清楚,而我们的进入也能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容易。

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之前,公司还没有估值,百分之多少的股份太过抽象,双方很容易谈崩。但我们介入后,首要的工作是对公司进行估值,这样公司的百分之几股份就转换成了具体的数字,双方更容易接受,即使不接受这个数额,经过讨价还价后会落实到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点。许多创业企业都会出现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强行要求创始人拿出百分之多少分给团队,因为我们知道团队的重要性,也知道分享理念的重要性,否则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公司成功的那天就是分崩离析的那天。

问:契约精神在中国社会还有待加强,就像您刚所讲的,可能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在朋友之间向来羞于谈钱,认为谈钱伤感情。

丁健:没错。我们要把这个观念扭过来,对于员工也是如此,我们鼓励员工跟老板谈工资待遇,这是正常的交流。但是在中国,创业者和企业家也需要了解文化上中国与外国的区别,不能利用这种文化,或者被这种文化所蒙蔽,认为员工不与你谈待遇,你就可以不涨工资。所以,我们对人力资源、市场价格等要心里有数,也一定要有共享精神,知道如何激励人,这一点非常重要。

支持 反对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