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成系债务规模160亿元 金额十倍于吴英案

2013-10-26 09:31:03 来源:上海证券报 http://www.jiutoo.com

⊙记者 刘宏鹏 夏子航 王青 石丽晖 曹攀峰

○编辑 何军 孙放

利用人性贪婪 满足自己贪婪

民间借款大部分月息7分,相当于年息84%,多的月息甚至达到两毛二,细想想,这么高的利息,黄贤优根本就没想过要还

8月31日,*ST贤成公告,其债权申报已于8月20日结束,但此后又有部分债权人进行了撤回与补充。截至8月30日,共计119家债权人的债权申报总额为131.99亿元。虽然上述债权中难免水分,其中的瑕疵和高利贷部分会被清理,但若计入那些未由*ST贤成所担保的债权,规模则会更高。

据上证报记者走访青海、广东、贵州等地所了解的情况:贤成系仅在贵州就欠煤矿股权转让款2亿多元,以及当地供应商、政府等约10亿元;而在黄贤优的老家兴宁,贤成系还欠下借贷约20亿元。上述未经上市公司担保的债务,粗略统计已达30亿元之巨。此外,更有债权人表示,其与圈内人士所汇总的未经*ST贤成担保的民间借贷至少有50亿。目前,贤成系的债务黑洞,不完全统计已达160亿元,料将继续扩大。

这,已大幅超越此前无锡尚德破产重整所确认的百亿规模债权,更达到了轰动一时的吴英案所公布涉案资金的十倍。

贤成系怎么能借到那么多钱?8月中旬,在*ST贤成的债权申报现场,记者碰到了一个典型的债权人。2011年底,这家广东公司以月息两分向贤成集团放款3000万元,约定借款期90天。此后,贤成集团迅速支付了全部利息,得到甜头的借款方很快同意将期限延长至半年。但半年后,得到的却是一张无法在银行兑现的空头支票。此外,在2012年春节前夕,另一广东债权人派人去找黄贤优的“左膀”钟文波催讨本息,结果反被钟文波又借去400万元,说是“临时借几天过年”。当然,同样有借无还。

“他们利用人性的贪婪,来满足自己的贪婪。”*ST贤成一名核心人士这样评价黄贤优等人的借钱“本事”。民间借款“大部分月息7分,相当于年息84%,多的月息甚至达到两毛二,细想想,这么高的利息,黄贤优根本就没想过要还。”贵州一位债权人表示。

这么多钱到哪儿去了?

贤成系内部人士称,今年4月他发现在去年6至9月间,至少有一亿多元本该进入上市公司账户的款项,被打入黄贤优女儿的账户

如此数额庞大的借款,贤成系花到哪儿去了?

有知情人士指出,高息借贷融资成本高,此次向*ST贤成申报的130亿债权中,恐有三成实为利息。此外,黄贤优疯狂吸金,贤成系多数管理层已沦为找钱掮客。他们在“找”来的款项中,直接加息再转给黄贤优,从中获利。

此外还有部分是借新还旧。*ST贤成2009年曾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因公司在2002年至2005年间存在大规模违规担保行为,截至2006年底尚有5.69亿元,且未按规定披露,公司及黄贤优等人均被警告和罚款。2005年后,贤成系因逾期贷款问题,逐渐被列入银行借贷黑名单,为改善这一状况,其民间借贷行为便由此而渐趋频繁。

黄贤优本人也掌握一些资金。一名贤成系的债权人告诉上证报记者,据他估计黄手里至少有10至15亿资金。另有贤成系内部人士称,今年4月他发现在去年6至9月间,至少有一亿多元本该进入*ST贤成账户的款项,被打入黄贤优女儿的账户。而去年国庆、中秋时期,黄贤优蛰居香港,贤成系在广州留守的工作人员已三月未发工资,他们向黄苦苦协商要求转50万元过来,发一个月工资和几百块的月饼钱,却遭黄拒绝。“我们这些人在替你卖命,几个月都不发工资,你连50万都不愿意给吗?”上述内部人士抱怨。

对资金“控制”得如此之严的黄贤优又是如何投资他的那些实业项目呢?一名接近黄贤优的贤成系内部人士表示,最近几年,贤成系的“大手笔”项目包括:中国金石(黄在香港的上市公司)的大理石项目、广东梅州的油坑建材水泥项目、贵州煤矿项目以及青海创新矿业项目,拿到这些项目总计花费不超过3亿元。而拿到手之后虽有一些追加投资,也不能算数,因为贤成系早已通过反复抵押、担保来借款,用“十个茶壶一个盖”的手法,从中套取了翻了好几番的资金。“他从来就没认真投过产业”。

多数债权人,都很难要回他们的钱。但也有通过另类手段的,2011年秋,20多名来自河南的债主,到黄贤优在广州的办公室逼债,端出拼命的架势,从早上10点对峙到下午5点,拿走现金500万。此外,更“牛”的债主当数农发行格尔木支行,2012年8月,该行觉察贤成系问题即将失控,直接从公司存放募集资金的账户中强行划扣3个多亿,以收回其此前的贷款本息。

迷失的监管

“如果在去年7月前后,*ST贤成事发时有关部门就快速处置,贤成系就不会骗去更多的钱。”一位债权人对记者表示

在农发行格尔木支行之前,早已有人打上了这笔募集资金的主意,就是黄贤优。

2011年末,*ST贤成定增募资15亿元,通过增资入股的方式控股原属陈高琪夫妇的青海创新矿业。这笔钱本要用于创新矿业的盐湖资源综合利用等项目,但其中有5亿多元(公司最新公告披露5.7亿疑被占用)却在2012年1月被黄贤优“借”走,过程详见报道《贤成系骗局裂变 资本运作放大百倍欲望》。此后,黄贤优迟迟未还钱,引起负责继续管理创新矿业的陈高琪警觉。

此后,在6月底7月初,青海省副省长高云龙曾带领青海省金融系统和金融机构负责人—行,赴海西州调研,并视察创新矿业。上述5亿余元被划转之事,便在视察会上被公开,遂引起重视。7月,黄贤优赶到青海承诺月底归还,但依旧落空。8月,青海证监局有关部门召集*ST贤成高管开会,商谈黄占用募集资金的问题。包括*ST贤成时任董事长臧静涛、总经理李晓冬、副总经理田树浩、财务总监王霖、董秘马海杰悉数到场。据公司一高层向上证报记者证实,此次会议上,创新矿业原控制人陈高琪曾争吵着要求贤成系及黄贤优转回募集资金,但此后再无进展。

对此事件,*ST贤成直到当年年底,才以刊登子公司创新矿业的《回复函》形式予以披露,且对于《回复函》中所叙述的事项,包括参加8月会议人员在内的*ST贤成董事会、管理层表示“均不知情”。

控制人占用募集资金属重大违规,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事件发生后近一年时间内,在被监管部门知晓的近半年内,上市公司方面未作及时披露,有关部门也没有通过公开化的行动告知市场。

其实,在当年6月下旬,贤成系债务危机已然公开化,*ST贤成公告其募集资金中的2.4亿被司法冻结,大股东西宁国新(黄贤优控制)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也遭冻结。青海证监局也已开始对公司展开调查。但是,直到今年4月下旬,由青海省有关部门组成的风险处置工作组才正式进驻公司。

“如果在去年7月前后,*ST贤成事发时有关部门就快速处置,贤成系就不会骗去更多的钱。”一位债权人对记者表示。据记者了解,直到今年初,贤成系方面还“成功”将贵州两个煤矿包给个人,从而套取了2000至3000万元的借贷资金。该借款协议注明,一旦不能按时还款,将以贵州四煤矿的等值股权相抵。而此时,这些煤矿的所有者*ST贤成,早已滑落破产边缘。

事实上,上证报早在2012年7月10日,就推出深度调查《核心资产遭冻结贤成矿业深陷大股东10亿债务黑洞》,指出*ST贤成已失去风险边界。

贤成系内地香港信披效率悬殊

那么多的债务诉讼,那么严重的煤矿停产、偷划5个亿募集资金的事,如果能及时公告,后面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被骗

今年2月25日,上交所对*ST贤成董事会成员等予以公开谴责,因其对上市公司未及时披露所涉及诉讼、募集资金被冻结和下属子公司停产等事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前数日,在2月21日,*ST贤成方披露其贵州煤矿去年一季度起就已先后停产或间歇性停产。这个滞后一年的消息一经发布,*ST贤成股价便开始加速下跌。

记者由此注意到,披露一同类信息时,贤成系在港股和A股的上市公司效率悬殊。黄贤优通过旗下Wongs Investment Development控股62.3%的港股公司中国金石,在去年11月1日公告,当日起暂停张家壩矿山生产,并披露预计复产时间。此外,中国金石去年10月11日公告,Wongs Investment Development已被交银国际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呈请。这一事件,已暴露出贤成系局面失控。

“*ST贤成该公开的不公开,一步步在把我们套进去,那么多的债务诉讼,那么严重的煤矿停产、偷划5个亿募集资金的事,如果能及时公告,后面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被骗。”被黄贤优 “借”去1亿元的一位债权人十分气愤。

不过,*ST贤成信披的不及时,也有间接受益者。2011年12月参与公司定增的一机构,在去年12月底解禁,其4亿余股快速出逃,至今年一季度,股东榜里已不见其踪影。

此外,还有一批隐身的受益者。*ST贤成今年4月公告,大股东西宁国新8500万股竟在轮候冻结中,从去年8月8日到今年2月5日分6笔被广州市中院司法划转。记者采访获悉,上述股权被“有背景”的债权人划走并套现。

资产拍卖疑团与“逍遥”的黄贤优

广东当地已有不少贤成系债权人向公安机关报案,称黄贤优涉嫌非法集资。若此说法成立,该案涉及金额将远超曾轰动全国的“吴英案”

在贤成系发动这一轮大规模借贷之际,曾有媒体造访黄贤优位于广州的办公室,发现墙上挂着“静观”二字,颇符合黄氏“沉稳低调”的气质。现在,一手导演这160亿资金大案的黄贤优,又身在何处静观一切呢?

有贤成系知情人士透露,黄并没有闲着,而是在香港又潜入了一家上市公司捷丰家居。不过,目前尚无确切渠道证实此事。

另一件事倒是极有可能和黄贤优有关。

今年1月7日,广东中宝拍卖有限公司公告了一则股权拍卖事宜,要求有意者于1月18日16时前将保证金汇入法院指定账户,1月22日方可参加拍卖。所拍卖的正是*ST贤成持有的梅州联维亚66.84%股权和粤海化工100%股权。但*ST贤成方面有意拖延公告此事,直到深圳市中院向公司送达了拍卖通知书之后,才不得不在18日晚间予以公告。而当时,本次拍卖的保证金提交已经截止。这样,就使得这桩对上市公司投资者和债权人利益攸关的拍卖,只在小范围内进行。

最终,梅州联维亚66.84%股权由广东安州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拍得。据上证报查询,广东安州实业法人代表为陈洪庚,占有该公司95%股份的大股东则为广州安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安州投资的总裁王福亮,与黄贤优相熟已久。

另一方面,粤海化工100%的股权由自然人冯志荣获得。据上证报记者最新调查,冯志荣后又把粤海化工转给广州盈方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广州盈方汇的法人代表仍为冯志荣。股东为冯志荣、李管男、罗卓权和石伟。经知情人士指认,前两位是黄贤优的债主或债主代表,后两人则与黄贤优交往甚密。2012年以来,石伟还曾在多个场合传递黄贤优的遥控指令。

上述股权的背后,粤海化工去年4月即获得青海省国土厅批复,界定其芒硝矿区面积为353.6平方公里,属*ST贤成的优质资产。而梅州联维亚控股广东油坑建材有限公司,目前,油坑建材已向有关部门反映广东安州实业通过恶意收购要求接管公司,“侵吞信用社债权和逃避社会债务,扰乱企业正常经营,引发重大社会矛盾。”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24日,*ST贤成公告,粤海化工向西宁中院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破产重整。

据相关人士此前向记者表示,上述拍卖的背后,或许就是黄贤优导演的“金蝉脱壳”之计——将上市公司的好资产低价转售给“自己人”,留给投资者和债权人的则是一个债务黑洞。同时,通过粤海化工推动破产重整,还可以将贤成系的负债大幅压缩。以往案例显示,一些“不合理”的高息甚至债务本金都会在“清洗”和压低清偿比率的过程中被“化解于无形”。

果真如此的话,有关部门要找到和外界保持密切联系的黄贤优应非难事。更何况,找到黄贤优还是极为迫切之事。贤成系债权人认为,到底有多少债权、钱去了哪这些关键性问题,只有黄贤优到位后才能最终厘清,“债权人有损失不可怕,就怕最后不明不白。”

虽然黄贤优尚未“就位”,他昔日的左膀右臂已纷纷被“控制”。去年9月,西宁国新、贤成集团前法人代表钟文波因涉嫌非法经营、伪造印章罪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本报另辗转获悉,已被收押的*ST贤成前董事长臧静涛,其涉嫌挪用资金罪、背信罪。

那么,黄贤优又当面临何等情况呢?据了解贤成案的资深法律界人士表示:贤成系债务的形成,涉嫌违规担保、诈骗和背信等违法犯罪行为。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不排除还会涉及非法集资犯罪。在采访中,上证报记者得知,广东当地已有不少贤成系债权人向公安机关报案,称黄贤优涉嫌非法集资。若此说法成立,该案涉及金额将远超曾轰动全国的“吴英案”。

黄贤优雷语

我就是一个厨师,你们都是菜,你们那点钱算啥?我现在可以这么说,我把股票市场玩透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再支持我一次,你们就是我最亲密的人。

你再拿两三个亿来,马上解决问题。

你来做,不如由我做。 你能赚10块,我就能赚100块。

2011年之前

2001年,注册于青海的白唇鹿上市,后改名贤成实业,黄贤优为实际控制人。

2005年前后,黄贤优及其贤成系资金链问题爆发,据*ST贤成公告,截至2006年末公司存在总计5.7亿元的对外担保,且未作信息披露。2009年,证监会为此对上市公司及黄贤优等作出处罚。

2007年12月,在通过资产置换注入盘县华阳煤业的方案未获证监会审核通过后,*ST贤成宣布对该矿增资,其对贵州四煤矿的资本运作正式开始。

2008年12月5日,*ST贤成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向大股东西宁国新等定增收购贵州四煤矿股权,此后公司连续7个交易日大涨。

2009年12月22日,因在2002年至2005年间有巨额对外担保未披露,上市公司及黄贤优等人被证监会处以警告和罚款。

2011年

1月17日

*ST贤成完成定增,收购贵州四煤矿股权

5月11日

*ST贤成发布定增预案,拟定增募资逾15亿元,通过增资入股将青海创新矿业纳入麾下

8月25日

*ST贤成10转增5股

12月23日

*ST贤成完成定增,控股创新矿业

2012年

1月

黄贤优自创新矿业设局“借”走上市公司5亿元定增募集资金,再未归还

 

 

支持 反对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