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创业潮

2011-08-01 10:50:37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站 http://www.jiutoo.com

相比北上广深,二三线城市创业的成本、环境和政策优势正在逐渐突显。在各地产业升级转型和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一些创业者放弃一线城市,在更适合自己发展的三线城市聚拢。

  “国外谁还住在城市啊。”常小迦博士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创立了公司,2007年,她回国创业时,没有选择自小长大的北京,而是选择在江阴创立艾托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究抗癌新药的研发。根据美国的统计数字,这一系列产品的市场前景超过300亿美元。而她与几个合伙人在美国的公司也选在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小镇。

  不光是海归派,越来越多的本土创业者也早已扎根二三线城市。国内最大的箱包B2C公司麦包包总裁叶海峰大概算了一笔账,他所在的浙江省嘉兴市,房租的成本大概是上海、杭州的20%-30%,有的地段可能在一半以上。人力成本当然也随之降低。

  能把成本降低无疑是最大的诱惑。加之,各地政府为发展新兴产业,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纷纷制定政策,优惠税收、吸引优势产业入驻,发展“总部经济”,打造城市名片。随着配套设施的完善,三线城市跟大城市在信息沟通、物流运输等方面差距在逐渐缩小,创业者选择三线城市创业的顾虑在减少。这些因素都在推动三线创业热潮。

  浙江嘉兴,江苏江阴、扬州,江西九江,广东中山等等,在电子商务、生物科技、智能电网、电子、新能源、新材料、文化创意产业等领域各有特点,大有改变或形成新的产业格局的可能。

  当然,放弃一线城市回到三线城市,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时的热情。当徐群决定将Justyle搬离上海时,从高管到员工反对声一片,月薪在五六千元以上的员工都不愿到三线城市,徐群带着几个年轻人来到嘉兴重新创业。

  整体上而言,有得就有失。尽管目前就业、创业的导向正在发生改变,但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说,行业内高技能人才的短缺仍然是让他们头痛的问题,更多的人才能否放下心理障碍,进入三线城市,还是个未知数。

  “目前,人才瓶颈已经开始制约一些企业发展。”百桥国际生物科技孵化园董事长、总裁翁翊说,“比如,我在这边(江阴)招一个Ph.D博士生,花的成本跟上海差不多。三线城市创业是不是成本就一定低?也不一定。”

  案例1

  嘉兴:电子商务“后花园”

  “在中小城市胆子会大一点,干的事往往超出你的想象力,不一定非得北京、上海才能做大事,揭开面纱发现那些都是纸老虎”

  “没那么浮躁。”这是麦包包总裁叶海峰对在三线城市创业的一句话概括。

  2010年10月,麦包包搬了新家,从嘉兴北边的一个服装工业园搬到南边的创意产业园,地方比原来宽敞,工作环境也很幽静,“阳光很多,员工也没那么大压力。不像大城市一出门就是高楼大厦,旁边就是500强,房子首付都付不起。”对比创业初时的照片,叶海峰比几年前显瘦了点,仍旧是牛仔裤、双肩包的装扮,非常“80后”。

  连续两年十倍的增长率,远超出了外界一开始对麦包包的预估,2010年的销售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2011年的目标是超过10亿。现在,麦包包一天卖出几万个包,不仅是有名的“淘品牌”,而且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也做得有声有色。

  规模上来了,麦包包的名气也大了,是嘉兴市首推的电子商务领军代表,叶海峰这两年在创业圈子里拿奖拿到手软。“可能我们是B2C里做的不错,却是唯一一个在三线城市创业的公司吧。”

  麦包包2007年正式成立,正好赶上了近两年国内电子商务的爆发式增长。不能否认,这种爆发离不开阿里巴巴、淘宝网的平台效应,位处上海和杭州中间的嘉兴市,地理区位优势相当明显:从嘉兴到上海的高铁只要20分钟,开车到杭州只要一个小时多一点,物流运输非常发达。

  尽管2007、2008年,周围很多人都说麦包包这种家庭作坊式的模式不靠谱,又是在小城市,叶海峰顶着压力还要坚持投入,度过了一年多的焦灼期。“现在一个月的快递费要好几百万元。”叶海峰说,“在中小城市胆子会大一点,干的事往往超出你的想象力,不一定非得北京、上海才能做,当你揭开面纱发现都是纸老虎。”

  2010年,麦包包在这一年里连续两轮拿到了美国DCM、联想投资等共计4500万美元的融资,叶海峰目前的关注焦点是打造企业文化,阿里巴巴是他的标杆,从办公室的名称到每个员工的“花名”,都能看到“阿里文化”的很多元素。

  一种带动效应正在形成。记者在嘉兴市电子商务协会了解到,其会员单位在2009年成立初还只有30家,现在已有100多家,在嘉兴从事电子商务的公司或个人近2万家,很多传统产业也开始向电子商务靠拢。

  五芳斋集团是嘉兴最知名的老字号企业,2009年4月尝试电子商务,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开淘宝店。现在,五芳斋特别组建了电子商务公司,端午节前后,五芳斋的粽子有几百万元是从网上销售出去的,虽然还不能和传统渠道相比,但是一个投资回报率很高的新渠道。

  不光是本地商家在转型。现在,从外地跑到嘉兴做电子商务的也已经有十多家,“一家刚来的时候一个月只能做六七万元(的销售额),现在一个月做200万元。他们在杭州、上海快活不下去了,但在这里都活得很好。”南湖区新兴街道工委会书记冯琪珏说。

  Justyle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2007年,在消费品行业有20多年销售经验的徐群在上海创业,主打男装“快时尚”路线,为有个好的工作环境,公司在好地段租用写字楼,比起现在的办公成本高出十倍八倍,巨大的成本压力很快转化为公司发展的瓶颈。

  受麦包包的影响,徐群把总部搬到嘉兴时,就在麦包包楼下。“光说成本便宜,离大城市近,周边有很多类似嘉兴的城市。但难以复制的是,找到好的创业伙伴,另外政府也比较热心。”而现在Justyle也在考虑搬入南湖区,跟麦包包继续做邻居。

  政府的推动力也不可忽略。在嘉兴市最早萌芽电子商务的新兴街道,专门有一栋电子商务大楼提供给初创型公司,一条网店街提供线下的实体展示,形成产业规模后,也可以迁入南湖经济开发区的创意文化产业园,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如果电子商务公司过来,嘉兴都非常欢迎。”嘉兴市南湖区委书记魏建明说。

  当地一位从事电子商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嘉兴市政府各层面都很重视电子商务的发展,除了符合当下商业的新趋势之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作为一个老牌的“红色根据地”,嘉兴曾错过了几轮工业化的时机,在上海和杭州中间形成了一个经济低洼带,政府班子觉得“这一轮电子商务的机会不能再错过了”。

  当大家都觉得人才是三线城市面临的最大挑战时,叶海峰说,“这是心理障碍,不是真正的障碍。”麦包包2009年、2010年组建了核心团队,目前的高管层中有十六七个,都是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早期谈的时候也很困难,但是很多人来了住一晚上,第二天就不想走了。”

  “我们现在做供应链管理的是一位犹太人,之前在Coach有三十几年的经验,运营总监是当当网原来的副总裁,他放弃了大城市,放弃了大把的期权过来。”叶海峰说,“在小城市这个环境里,我们做的是大城市的事。”

支持 反对
立即注册